欢迎来到天线宝宝官网 设为首页 | 天线宝宝官网
在这能找到属于你的
天线宝宝官网
找产品
今天是:
热门专题
联系我们
Contact Us
  • 电话:0512-82263333
  • 邮编:115000
  • 邮箱:82263333@qq.com
  • 传真:0512-67669999
  • 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人民路3188号名门广场8号15楼
幽默的底蕴来自日常的百姓的生活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幽默的底蕴来自日常的百姓的生活

发布时间:2017-03-31 12:38浏览次数:

 
 
  《变色龙》是俄国作家契诃夫早期的一篇讽刺短篇小说,是幽默文学的名著。契诃夫是十九世纪欧洲著名的三大短篇小说王之一。他的幽默的底蕴来自日常的百姓的生活,即是慈悲的,也是含泪的。周作人说:“他虽然悲观现世,对于将来却有希望。”
 
  《变色龙》作为小说的标题,取得很有特点,也很微妙。变色龙本是一种蜥蜴类的四脚爬行动物,能够根据四周物体的颜色来改变自己的肤色,以保护自己不受其他动物的侵害。作者取其“变色”的特征,在小说里,以奥楚蔑洛夫警官为原型,概括描述了社会上的一种人,善于变脸,专横跋扈,欺压媚上,见风使舵,阿谀奉承,典型的走狗形象。
 
   小说的时代背景是沙皇专制时期。小说的开头以警官奥楚蔑洛夫穿着一件新的军大衣,手里拿着一个包,和巡警穿过寂静的集市广场,巡警端着一个罗筛,上面乘着没收来的,装得满满的醋栗。忽然,他们看见一条狗因为咬了人,被人追赶......警官奥楚蔑洛夫听了被咬的人——“金饰匠”赫留金的叙述,就决定把那条狗弄死,可听人群里有人说是日加洛夫将军家的狗,奥楚蔑洛夫警官的态度立刻发生了变化,“日加洛夫将军家的?嗯......你,叶尔德林,把我身上的大衣脱下来......天好热!大概快要下雨了......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懂:它怎么会咬你?”奥楚蔑洛夫对赫留金说,“难道它够得着你的手指头?它身子矮小,可是你,要知道,长得这么高大!......”
幽默的底蕴来自日常的百姓的生活
    .......    ....... 
 
  “嗯......叶尔德林,给我穿上大衣吧......好像起风了......怪冷的......你带着这条狗到将军家里去一趟,在那儿问一下......你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,派你送去的......”围绕着这条狗,作者通过对奥楚蔑洛夫警官几次脱掉大衣又穿上大衣的动作的描述,以及态度上不断发生着的“变色”,把一个谄媚权贵的嘴脸,龌龊的灵魂的形象跃然纸上。最终,当确定这是将军哥哥家的狗,奥楚蔑洛夫警官不但没有惩罚这狗,反而把被狗咬的人赫留金威胁了一番......
 
   在小说里,对警官奥楚蔑洛夫这一形象的讽刺,实际上也是对社会上一种人的讽刺。警官奥楚蔑洛夫的个性特征是对上谄媚,对下欺压,他装出一副正义的面孔,见风使舵,不断地自我否定,想以美遮丑,结果丑态百出。在这篇小说中,作者用对比的方式,对于奥楚蔑洛夫警官竟然利用狗对“将军”一家的谄媚和对“金饰匠”的蛮横,进行了无情的鞭挞。
 
   小说中,“金饰匠”赫留金是一个小市民的形象,也是“一群人”的典型代表。或许,这群人是麻木不仁,当赫留金最终被判失败时,“他们对着他哈哈大笑”,毫无同情之心。这“一群人”的形象,让我想起了鲁迅小说里的一群病态人的形象。在鲁迅的笔下,孔乙己,阿Q,祥林嫂都是典型的弱者,但愚昧的同胞也成了这样的“一群人”,浑浑噩噩,不辨是非,没有半点怜悯与同情。他们不敢正视现实,或许他们不知道去正视现实吧。他们不去反省自己,或许也不知道反省自己。遇狼则显羊性,遇羊则显狼性,见弱者一脸阔相,遇权贵则俨然奴才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心思万分惆怅,万般美好的事物